《蠟筆小新》一部令人深思的劇場版:一場美食之旅,帶來的有關于「欲望」思考!#蠟筆小新

漫果儿 2021/12/16 檢舉 我要評論

動畫《蠟筆小新》自1992年播出以來,一直好評不斷。十多年前,該動畫原作者臼井儀人意外罹難後,作品就由「臼井儀人&UY工作室」沿襲原作風格繼續創作。

作為日本最有影響力的動漫之一,「小新」顯然已經成為幾代人的童年回憶。但是與一般兒童動畫不同的是,《蠟筆小新》原本定位為成人漫畫。因為在早期有許多關于性暗示的描述,不過在動畫化後,受到影響逐漸轉變為適合全家觀賞的作品。

這部全齡向的動畫片,不但包含了兒童的天真與美好,實際上也蘊藏了許多成人世界的默契規則。

其中2013年劇場版——超級美味B級美食大逃亡,更是直指人性與欲望,從而引發眾人「人類該如何對待欲望」的思考。

人性中的欲望沒有對錯高下之分

對食物的渴求是人性本能,對食物美味的定義也是因人而異。電影裡的A級美食機構在對春日部的眾人,宣傳他們認為的真正美食時遭到了拒絕。

因此,最高領導人波伊惱羞成怒,進而大鬧B級美食嘉年華現場,把原本的小吃攤位,全部替換成了高級美食,甚至想要馴服平民,強迫入場人員飲用A級料理。

不過波伊會出現以上反派行為的背後也是有原因的。

一方面:波伊就是在打壓的教育中成長起來。父母在用餐禮儀上的嚴格教導和對B級美食的鄙視,都在影響著他對B級美食的態度。

另一方面:對于觀念與行為不同的異己者心存偏見是人之常情。說到底,了解才是尊重的前提。

波伊從沒吃過B級食物,他對B級的認知就是父母告訴他的那般:低級,不入流。而他小時候唯一有過一次接觸炒麵的機會,也被父親的強硬態度所打消。這種長久以來的打壓教育和偏見的認知,讓他對B級美食產生厭惡。

雖說波伊在電影裡是反派,但也絕非是現實意義中的惡人。對「頂級美味」的不同定義本就是理所當然,可因為不同的認知而去打壓破壞不認同的存在就是錯誤的行為。

對口腹之欲的追求沒有高下之分,電影中「A級」與「B級」的等級設定就是建立在人類對欲望的偏見之上。我在看電影時都不自覺的認為,喜歡魚子醬,壽司,牛排的人都是對美食有高級追求的人。

小吃雖美味,但到底有些上不了檯面。這種對頂級美味與資本掛鉤的偏見,在如今物質橫流的社會上已成普遍現象。

可實際上呢,高級食材做成的美食與便宜的路邊美味,追求哪個都沒有錯。若因自身的追求而去否定別人的價值,只會讓自己陷入狹隘的世界之中。

欲望帶來的不只有美好,還有付出的「痛」與「苦」

在影片中,波伊一直稱呼B級美食愛好者們為「平民」。由此可知,比B級更高的A級則指代著上層社會,而這些在人物設定上也均有體現。

比如:A級機構的人,身上都有黃色五角星的標誌。其中,職位越高,黃色五角星的數量越多。

在日本文化中,五角星很像日本的國花,所以備受推崇。黃色也被認為是太陽的光芒,代表了強大。因此,黃色五角星可以引申為國家權力的象徵。

再比如:A級機構的小領導們,身份都是「五星級美食家」,「A級廚師」等行業內的頂尖人才設定。

還有廣志因為要上班不能帶小新去B級美食嘉年華時,小新脫口而出的那句「爸爸B級」。也指明了廣志在公司可有可無的社會地位。

這些鮮明的設定對比,也隱喻了兩個不同的社會階級。而「上層社會」聽著就很華麗,但事實上真的有那麼美好嗎?

在動畫的開頭,A級機構的眾人們一起用餐。大家坐姿端正,專心致志的吃著眼前的高端食材,統一的動作,統一的安靜。席間,一個人的叉子掉到地面,發出了聲響,還沒來得及撿起就被人拖了下去。

這就是A級生活下的人類。身處高位,容不得一點失誤。可想而知,他們日常的精神壓力得有多大。

上層社會的生活,遠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美好,工作壓力甚至比我們普通人都要大。因為他們在工作上的任何決策都與整個公司的利益有關。

成為人上人的代價是要吃得苦中苦的。站在金字塔上的人,看起來高高在上,但正因為立足之地是塔尖,他們往往需要忍受常人無法忍受的「痛」與「苦」。畢竟稍有不慎,他們就會跌落塔底,摔得一般人還要重。

再來看電影中,小新的父母被A級機構抓起來強行馴服成A級人時,他們拿著刀叉吃著牛排,但因為姿勢不優雅,吃相不美觀被打腦袋。

看過蠟筆小新的人都知道,小新的父母最喜歡高級食材。因為還有三十多年的房貸要還,再加上養育兩個孩子的費用和美伢的奢侈品花銷,收入來源只靠廣志的一人家庭,很少有機會去高檔餐廳。

按理說他們能免費吃到A級美食應該倍感開心才對,但是當真正進入A級世界,在A級規則下飲食,他們的臉上全是痛苦。

自由的飲食習慣是B級人的權利,可當身處的位置不同時,權利也隨即發生改變。

如何正確理解欲望?

要明白:欲望是工具,不是目的。

在影片中有這樣一段父子對話:

小新:「爸爸,我們去春日部B級美食嘉年華好不好?」廣志:「不行啦,我還要去上班。」小新:「天氣這麼好就不要去上班了嘛,反正有很多人隨時都可以取代爸爸。可是,能帶我去吃炒麵的爸爸,就只有爸爸一個人。」

當今社會下社畜如何取捨工作與生活,被以上短短幾句對話展現的淋漓盡致。而作者也借由一個五歲孩童的視角,說出了自己的主張:

社會身份可以被取代,家庭中的角色確是獨一無二的。

在成年人的世界裡,犧牲陪伴家人的時光去工作賺錢是理所當然的。更有甚者,為了用追求更大的成功,更好的物質條件,連自身的健康也可拿來交換。

該事件的主人公還不到30歲,因常年累月的熬夜,髮際線後移、身材發福以及經久不衰的黑眼圈,讓他看上去比真實年齡成熟的多。

每天連軸轉的工作強度讓他的身體難以負荷,再加上甲方對自己作品的不認可,更是讓他覺得身心俱疲。于是,即使一個月工資可以拿到4、5萬,他也不想再繼續堅持下去了。

在辭職做了外賣小哥後,他的生活作息都變得規律起來。

「跑了一年多的外賣以後,脂肪肝都跑沒了,我又變回我自己了」!

當他對著鏡頭說出這句話時,臉上的笑容看上去十分滿足。就算有人不理解、就算失去了高薪和光鮮的工作,但讓自己開心,也不是一種成功嗎?

人生的價值是由自己決定的。——盧梭

這個過分追逐A級的時代,幾乎所有的成功學都在告訴我們要向金字塔尖攀爬。但不要忘了,欲望只是工具,不是終極目的。

當A級機構最高領導人波伊在小新的慫恿下吃了口炒麵後,淚流滿面的說:「果然是終極美味啊。」

那一刻,他才明白自己真正追求的是終極美味,而不是A級定義下的美食。

想想現實生活中,我們努力奮鬥拼命工作,何嘗不是為了給自己和家人提供一個更好的生活?

可當把時間都泡在工作中,缺失孩子的童年時;為了人上人的目標,驚覺發現子欲養而親不待時;為了成功不敢停下腳步,身體逐漸亮起紅燈時。再回頭看看自己的欲望之路,是否因本末倒置的追求而充滿悔恨?

總體來說,這部動畫電影的出現及時給了我們一個既現實又嚴肅的警告:

身處滿是欲望的世界,可不要成為欲望的奴隸哦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