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扒衣模仿秀,開進了深圳捷運。

sweet 2021/09/29 檢舉 我要評論

1 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

9月15號,深圳捷運上發生了荒誕的一幕。

一位豆瓣網友推文稱,自己早上在龍華四號線,目睹一名女性被威脅。

而誘發這場威脅的,是個很日常的小事:

早高峰捷運擠,一名男生自己硬擠上去,把一個女生的手給弄痛了,女生就說了說他。

結果男生倒是有理了起來,嘲諷她既然那麼怕擠,為什麼不開勞斯萊斯上下班?

與此同時,他還說了另一句話,也正是這句話,讓明明有理在先的女士嚇得不敢說話。

男生到底說了什麼?知道答案的話,你一定覺得十分可笑甚至有些荒謬。

他說:你再說?你再說我就把你衣服脫了,不知道西安捷運的事嗎?!

是的,當時當刻,距離西安捷運事件僅僅16天。

16天之前,整個互聯網都因為這起拖拽脫衣事件而義憤填膺。

本以為經歷這場大發酵,社會對同類型暴力會有強烈反思。

但可惜的是,目前看來,亂局之後,邪惡的太陽照常升起。

有人說,一定不要和任何人說你心裡的弱點,因為很有可能,這就是別人下一次傷害你的武器。

這話聽著有點非主流,但其實特有道理,而且現在看來,同樣也適用于群體事件。

因為經歷這起拖拽脫衣事件後,有些人不僅沒有反思,反而收到提示,抓住 「女性身體不便暴于大眾」這一點,反復利用。

看來,西安捷運事件雖然出了處理通報,但事件最深層的原因依舊沒有解決。

那就是到底該如何,才能徹底消滅圍繞在「女性服裝」上的羞辱暴力?

2

讓我們把時間再次倒回8月30號。

那一天不僅是西安捷運出新聞的日子,與此同時,北京某酒店大堂也發生了個小故事。

一名打扮精緻,面容美麗的女性,正準備刷卡進入自己的房間。

可還沒走到房間門口,兩名男性突然跟在她後面追著問:是你嗎?

女性不清楚為什麼這兩個陌生男人會問她這種奇怪的問題。

直到幾個回合之後,她才意識到:哦,自己被當成「出來賣的」了。

是的,一個靠著自己賺來的錢住進高檔酒店的女性,毫無徵兆的,被人當成了J.

原因是什麼呢?她那天穿了個大露背的裙子。

實際上,這個裙子雖然大露背,但並不是那種帶有性暗示的設計,且裙子前面也包裹的很嚴實。

遭遇此事的女性特別生氣,當場就和兩個男生起了摩擦。

她朋友也氣不過,一怒之下又打電話投訴到該酒店。

但沒想到,接電話的經理不僅沒有認真嚴肅的處理這件事情,還在過程中笑出了聲。

甚至還強調了一句:我們酒店安保措施還是很好的。

我不理解,為什麼酒店內發生招嫖事件,經理還可以講出這種話?

但看得出來,對于這件事,酒店經理是極為不尊重和不屑的。

女生特憋屈,開始發微博艾特酒店發洩,結果該微博下點贊最高的一條評論居然是:

「那你是不是J?」

光是代入一下,我都感覺我要氣出內傷了。

女生作為當事人自然是更憤怒,回復她的時候語氣就重了些。

諷刺的事情來了,接下來,高贊裡居然有人開始反駁說:

「你一口一個J,J怎麼了?」

是不是覺得很有趣?

他們覺得J是正當職業,卻逼著女孩向所有人解釋,自己穿上這件裸背衣服的原因。

3 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

其實那天我一直在想,這到底是為什麼呢?

是不是因為部分男人心裡刻了勸妓女從良,拉良家婦女下水的DNA?

想了很久,我覺得我壓根沒必要把這問題思考的那麼複雜。

有些男人可單純可直接了:

認可J,那是因為他們管不住自己的小JJ.

禁止女性露背,那是因為他們怕管不住女人。

畢竟服裝,可是他們控制女人的一大利器啊。

咱們仔細觀察就不難發現,服裝對人類的意義在男女身上形成了完全相反的對比。

對很多男性來說,先後順序依次為:舒適,好看,蔽體。

但對女性來說,先後順序依次為:蔽體,好看,舒適。

大部分男性不需要什麼承擔多少賞心悅目的壓力,也不用擔心穿多穿少的尺度,好不好看他們不太在乎,蔽不蔽體社會不太在乎,保證自己的舒適,是服裝對他們最大的意義。

女性恰恰相反,嚴實最重要,因為公序良俗在乎,好看其次,因為社會評判在乎,舒適最末,這只影響自己,所以不重要。

正是因為這樣,人們就發現了羞辱女人的絕招:圍繞她的衣服展開攻擊。

說她穿的醜也行,問她為什麼穿這麼少也行,或者扒光她的衣服也行。

社會完全知道:

審視女人的著裝,就是審視她的尊嚴。

扒掉女人的衣服,就是扒掉她的羞恥心。

還記得學生時代嗎?

哪怕是大夏天38度,女同學的襯衫裡面也要穿抹胸,她們害怕出汗之後內衣的形狀會凸出來,因為到時候,一定會有後桌的男生指著你說:哈哈,我看見了。

長大後也一樣,下衣不能穿太短,上衣領口不能太開,坐下來腿要併攏, 最離譜的是,穿長裙也要穿安全褲。

其實我一直不明白,長裙裡的安全褲到底有什麼意義?除非別人把我裙子掀起來,要不然穿不穿不都一樣嗎?可是如果有人掀我裙子,丟人的不應該是他嗎?

我實在想不通,就去問了朋友,她回答我: 因為不穿會覺得很羞恥

我不認同,但完全理解。

與其說安全褲為了身體上的安全感,不如說是為了道德上的安全感,那種只有女性才懂的奇怪安全感。

實體的貞節牌坊在現代社會已經被消滅,但豎在女性衣服上的隱形牌坊,仍然在緊緊包裹著我們的身體。

總之,服裝就是女性評價鏈上的SSR牌。

「你這個醜女人,不好好穿衣打扮」 

「你這個騷女人,衣服露這麼多」

無論是被評價不好看,還是被評價不嚴實,都是一種致命暴擊。

一但面對這樣的評價,女性天然的羞恥心,就會讓自己陷入弱勢,心理防線全無。

而這樣的一些評價,從來不會發生在男性身上。

即便發生了,很多男性也不以為意,因為:

「我 是 男 人 啊 」。

2000多年前,為褒獎寡婦,人們修築懷清台,鼓勵女性守貞。

與歷史相比,這顯然不是一個最壞的時代。

但歷史不一定遠離現在,歷史也許會是未來。

所有女性,如果你意識到了這一切,必須開始改變。

不要對自己的服裝,抱有比男性更高的道德感和底線。

那些試圖通過扒掉衣服恐嚇我們的人,沒什麼好怕的。

他們是在道德大道上裸奔的原始生物,上帝見了都嫌丟人。

他們可以用蠻力扒光我們的衣服,但我們也可以代表真正的人類嘲笑他們:

趕緊羞愧掩面,想辦法把衣服穿回去吧, 因為當你們扒光我衣服那一刻,真正衣不蔽體的人,是你們自己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