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澀澀就是第一生產力」全網刷屏的「簡易版」AI繪畫,到底有多離譜?

ZHANGKEYUE 2022/12/06 檢舉 我要評論

 用AI軟件制作澀圖的風潮,好像已經持續了有一段時間了。

        正所謂「澀澀就是第一生產力」,前段時間無意間看到一位網友利用Stable Diffusion制作出的油畫般高級質感的澀圖,我才驚覺——

AI發展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。

來源:twitter @ChromedSets

        不過,相信使用過AI繪畫的玩家,都知道想要用AI生成澀圖,其實并不簡單。

        要生成一幅AI作品,往往都需要輸入一長串準確到位的英文關鍵詞,同時還要不斷調整參數,才能得到一張還算理想的圖片。

被稱為「吟唱咒語」的AI關鍵詞

        雖說在「自己生產澀圖」的吸引下,不少人選擇不厭其煩的研究這些關鍵詞的功效,到后來還自發的制作了方便了使用中文的玩家制作澀圖「魔咒百科」,但我想對于更多的門外漢來說, 使用AI繪圖還是有一定的門檻的

魔咒百科詞典

        最近,在不少社交平台上,都相繼推出了AI繪畫的功能。

        這些AI繪畫并不需要輸入「咒語」或者調整參數—— 只需要導入一張圖片,軟件強大的AI功能就會給你生成一張質量頗高的圖片。

美圖秀秀AI生成的圖片可以媲美很多專業AI軟件

        或許是因為「一鍵生成」的傻瓜式的操作讓所有人都能上手,再加上這些生成的圖片乍一看質量頗高,這幾天關于AI繪畫的討論陡然激增, 甚至達到了全網討論的程度。

        在新的一波AI繪畫風潮下,不少公眾人物也紛紛加入了AI繪圖的行列,分享自己通過AI繪畫生成的照片。

        在小紅書上,你也能看到不少網友分享自己AI繪畫出的圖片,緊跟時代的潮流。

        當然,最讓我感到驚訝的,不是「全網都開始玩起AI繪圖」,而是發現前幾天連自己身邊的長輩都開始接觸到了AI繪圖——

        我這才發現,原來AI繪圖已經火到這種程度了。

我媽的朋友圈

        對于普通人來說,這種AI轉化圖片的玩法和前段時間風靡的「二次元濾鏡」有些類似。大伙兒似乎都是沖著「將自己的臉轉變成二次元角色」的新奇勁兒來體驗和嘗試的。

二次元濾鏡下的川普

        而在AI技術的加持下,當初的「二次元濾鏡」也已經升級,讓圖片看上去就像身處真實的「異世界」,的的確確的讓更多人感受到了AI的魅力。

        不過,就在全網玩起了AI繪畫的時候,不少網友卻發現——當省去了一長串的「咒語」,將繪圖的主動權交到AI的手上時,生成的圖片似乎變得越來越離譜了——

相信當你看到這張圖,你也會產生跟我一樣的想法:

AI怎麼也有這種奇奇怪怪的XP啊?

口罩成為了苦茶子

(下文圖均來源于網絡)

        除了喜歡苦茶子蓋臉,AI似乎還有著更多奇奇怪怪的愛好。

        就比如說AI好像更喜歡尾行的橋段,有時候會憑空生成一個跟在你身后的猥瑣阿貝。

        而AI似乎也和大家一樣更喜歡NTR,在無論是在情侶合照還是家庭照中,也總是會生成一個第三者的形象,破壞家庭感情。

        甚至連結婚照都不放過,生成的圖片仿佛在挑戰女方的極限,或許即將上演一部狗血連續劇。

        而當遇上家長和孩子的合照,AI也有自己的理解,充分詮釋了什麼叫「孩子是父母身上的一塊肉」。

眾所周知,AI最不擅長處理的就是手指和四肢。

        在純靠圖片生成AI畫作的流程中,AI有時候并不會理解圖片的意境,反而會生成一些讓人難以理解的怪圖。

        而簡化之后的AI永遠也分不清你到底是人是狗,一不小心就會讓你「現出原形」。

        除了將人變成狗,將主人和寵物「合體」也是AI非常喜歡做的一件事情。

這腿不去參加世界盃可惜了

當然,生成這些怪圖的原因,我想還是因為在簡化關鍵詞,模糊其中的含義之后,AI生成的圖已經脫離人類的控制。

        而其中一些離譜的畫面,讓人難免覺得這是「 AI自己在思考」。

        而這種「神級理解」也讓AI有著和人類完全不一樣的腦回路。

        當AI生成的圖和自己預想中的不一樣時,某些「巧合」也莫名會覺得「AI是不是故意的」。

        像明明是個大喜的日子,但AI生成之后,看著卻完全變了個氛圍。

怎麼都掛在墻上

 在「簡易版的」AI繪畫引起了又一波互聯網的狂歡之后,我不僅想起了前幾個月自己玩得不亦樂乎的Dall·E mini。

        同樣是輸入關鍵詞生成圖片,相比于原版的Dall·e(更為專業的AI繪畫軟件),mini版本生成的圖片稍顯詭異,但卻非常魔性,似乎天生就適合用來玩梗。

霍金玩漂移

醫生用光劍做手術

        而這些簡化之后的AI繪圖軟件似乎也有著整活的潛力,即使你導入的只是一些搞笑的錯位圖,AI也總是能準確的猜中你的XP,簡單粗暴的給到你想要看的圖片。

        雖然說在不受控制的情況下,一些圖片有些離譜過頭了,但看著這些怪怪的但莫名戳中XP的澀圖,我還是想說——不愧是你,AI繪畫!

        不過,在「全世界都在AI繪畫」的趨勢下,其實也一直有很多人在呼吁抵制AI繪畫。

        在他們的理解中,一方面,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這些AI繪圖軟件的圖庫是否擁有畫師的版權,如果使用軟件甚至商用可能會造成侵權的問題;

        另一方面,在大數據的時代下,你上傳的數據可能也會泄露到其他地方,存在隱私泄露的隱患。

        但畢竟,歷史的車輪呼嘯而過, AI的腳步也不會停下來。

        在我看來,目前AI繪圖侵權的確是一個還未解決的問題,將AI作品作為商用或者傳播,的確會存在侵權的風險。

        但對于我們普通人來說,如果只是將這些AI繪圖的軟件當成娛樂的工具,自己私底下樂一樂,我想還是挺有意思的。

AI生成的宮崎老賊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