えなこ:日本第一Cosplayer,野心與實力兼備的奇女子

ZHANGKEYUE 2022/11/03 檢舉 我要評論

#cosplay傳奇#

說起日本最強Cosplayer,如果えなこ稱第二,就沒人敢稱第一了吧。

えなこ以可愛的外表和在鏡頭前的超群的表現力,橫掃日本Cosplay圈,就連人氣極高的伊織萌,也不得不屈居于她的身后。

這位28歲的女孩,為什麼這麼厲害?

えなこ,1994年1月22日出生在日本愛知縣名古屋市。

關于えなこ的藝名,最早其實是「みなづきえりな(水無月繪里奈)」。

她曾經開玩笑說這名字的意思是「H的孩子」,但怎麼都覺得在胡說八道,實際上這個名字只是為了好看而已。

之后,她取其中的「えな」轉變成「えなこ」,由于沒有對應的漢字,所以在中國一般按照讀音稱她為「Enako」。

えなこ從小就是個喜歡動漫、游戲的二次元少女,性格剛強好勝。

她小時候的學習成績還可以,不過卻討厭學習,喜歡的是《反叛的魯魯修》《我的妹妹哪有這麼可愛!》這樣的動畫,以及《精靈寶可夢》《生化危機》《怪物獵人》這些游戲,還是個節奏游戲達人。

不過,她最初的夢想,卻與動漫、游戲無關,而是想成為一名優秀的歌手。

可惜的是,她唱歌的水平實在堪憂。

國中的時候,えなこ受到同學影響接觸了Cosplay,開始嘗試演繹各種角色。

2011年,還帶著肉感的她在同人志即賣會Comic Market上,扮演了東方Project角色「帕秋莉·諾蕾姬」,因此受到二次元愛好者的矚目,從此走上職業Cosplay之路。

根據她的回憶,自己其實是因為同為東方Project中的角色「十六夜咲夜」廣為人知。

無論如何,她在Cosplay圈迅速崛起,憑借甜美可愛的長相、嬌小玲瓏的身材,和一雙會放電的眼睛,深受御宅一族的喜愛。推出的數張寫真也非常受歡迎。

此刻的她想起來年少時候成為歌手的夢想。

2012年8月16日,えなこ與同為Cosplayer的五木昶、黑貓成立音樂組合「panache!」,所屬唱片公司為日本索尼音樂娛樂旗下的DefSTAR Records,正式出征音樂圈。

現實就是這麼殘酷,「panache!」非但沒能做出成績,還影響到成員們的Cosplay事業。

隨著黑貓遠走東京,該組合也于2013年4月26日解散,前后不到一年時間。

因為搞音樂而影響Cosplay的えなこ,也在當年宣布退圈,慢慢淡出了大家的視野。

えなこ并沒讓粉絲等待太久,在沉寂兩年之后,她再次卷土而來。

大家驚喜地發現,她的業務能力不斷沒有下降,身材還變得苗條了許多,更符合這個時代御宅一族的審美。

樂團失敗、人氣下滑這些都未擊倒えなこ,反而激起了她的好勝之心。

えなこ在蟄伏的時間里,開始嘗試為動畫角色配音,并且開了一家服裝店維持生計。

最重要的是,她經常往健身房里跑,嚴格遵守時間、控制進食,努力改變著形象。

復出之后的えなこ依舊保持著兩年前嬌小的樣子,但體態更加健康,甚至還有著不小的肌肉量,可見她付出了多少努力。

えなこ對待事業有著非常清醒的認識,她知道想要成為一名出色的Cosplayer,光靠臉是不夠的,賣萌也沒辦法一招鮮吃遍天。

除了努力改變自身條件之外,她還親自制作服裝和假發,這樣既能夠省下支出,又能夠讓自己動手能力得到提升。

據她所說,制作服裝的時候會赤身裸體在家徘徊,真是讓人浮想聯翩啊。

此外,她在賺到錢后從來不拿去揮霍,而是第一時間置辦新的Cosplay服裝和道具。

強勢襲來的えなこ不斷沖擊著業界天花板,只要有她的漫展,周邊一定圍繞著許多拍照的人。主辦方甚至要劃出一塊專用場地,供粉絲們長槍短炮地伺候著。

えなこ的目標,直接是沖著「日本第一Cosplayer」而去的。

她的寫真賣得非常好,僅靠自費出版寫真集,就能在兩天漫展上大賺1000萬日元。

如此強大的吸金能力,更加奠定了她「日本第一Cosplayer」的地位。

漫畫大師桂正和都為她量身設計了服裝和動漫形象,甚至還被任命為「Cool Japan」大使之一,與東京奧運會進行了聯動。

社交媒體上的粉絲數也不斷增長,把僅次于她的Cosplayer伊織萌甩下一大截。

有趣的是,她從未放棄成為歌手的夢想,除了經常在活動上獻唱外,還在2020年底發售首張迷你專輯,真是有夠執著的。

就在諸多粉絲為她瘋狂之際,一個新聞猶如當頭棒喝,落到粉絲們的頭上。

據日本八卦雜志《周刊文春》報道,えなこ正與職業電競選手交往并同居超過兩年,這個消息迅速引爆二次元圈。

隨后,えなこ大方地承認報道屬實。

她表示自己只是Cosplayer而不是偶像,就算結婚也不會被事務所禁止;如果結婚的話,想在關島或夏威夷州舉行。

同時她也霸氣地否定了交往是「為了鈔票」,給出的理由很簡單,因為自己的年收入比起男方高出不少。

讓粉絲氣憤的是,えなこ男友表示第一次遇到她時一點也沒產生興趣,就算在倆人共同生活的時間里,也懶得看她的寫真。

這或許就是職業玩家與菜鳥的區別吧。

不過,在個別狂熱粉絲的眼中,自己傾注大量感情的Cosplayer別說同居了,就算有男朋友也不行!

受到刺激的個別粉絲不停地在社交媒介上攻擊えなこ和她的男友,并且寫下了許多非常難聽的話。

為此,えなこ接受了《周刊文春》的采訪,當被問及是否會導致粉絲傷心時,她的回答非常堅決。

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我是個成年女性。」

不過,大部分正常的粉絲還是向えなこ發出了祝福,えなこ自然投桃報李,取消了和男友的旅行,不會因為戀愛而放棄工作。

實際上,えなこ還借此契機進入了電競圈。

她本就是個游戲鐵粉,在休息日可以玩一整天游戲,如果覺得困了就小睡一下。

既然男友就是職業電競選手,那麼自己加入電競圈也就理所應當了。

2022年,えなこ就擔任起「2022·東京e電競節」的主持人和官方大使,并以「東京e」電競學校校長的名號出現在大眾面前。

但她也沒打算成為職業選手,或許只是想借助這個平台,讓自己的人氣更上一層樓吧。

Cosplay、動漫、游戲、電競……えなこ出道幾年下來,就二次元的領域跑了個遍。

「Cosplayer一姐」的確非常難當,えなこ入行十多年,每天都在來回奔波,扮演各種流行游戲和動漫里的角色,屬于她的時間和空間能有多少呢?

但這些困難在強大的野心之下,都算不上什麼。

正如有人問她為什麼不成為電競選手時的回答一樣。

「如果我作為選手參加比賽的話,就恐懼輸了之后就無法再東山再起的情況,所以我覺得還是不適合作為競技選手。」

「如果輸了的話,我大概會怨恨對方,會非常生氣吧!」

「越是不能輸的戰斗就越熱血沸騰!」

從受到矚目到人氣低迷,從復出活動到人氣爆棚,えなこ的每一次選擇都是朝著「最強Cosplayer」進發,從未有些許停歇。

如今她的月收入在100萬日元以上,2019年的電視節目銷售額超過了2000萬日元,還在當年出演了熱門漫改校園電影《狂賭之淵》中的角色。

據日媒透露,擔綱Cosplay頂流多年的えなこ年收入情況,估計會超1億日元!

這些數據都在印證著她確實是當今最強的「Cosplayer女王」。

不過,えなこ對于事業的野心,卻并不只停留在現在的成績之上。

2022年5月,えなこ聯合了與她有著「一時瑜亮」之稱的伊織萌,組成了Cosplayer偶像團體「PPE41」。

「PPE41」初始成員共有9名,全部來自當下正紅的Cosplayer以及平面模特。

此舉正是集聚起所有游離在偶像之外的Cosplayer和平面模特的力量,從而抱團形成更高的人氣。

「PPE41」有著自己的出道歌曲《LIE!LIE?PANIC!!》,她們的第一個目標,就是以偶像團體的名義,舉辦一場演唱會。

而這些人氣偶像的暴風之眼,正是えなこ這位有著強大野心與實力的奇女子。

這條路或許沒那麼好走,可她一直能夠走得非常好。


用戶評論